『摩達客』-大尺碼3XL-(預購)美國進口【The Mountain】自然純棉系列 馬蠅 設計T恤 - 指定好物非逛不可 - 梅花針插 [嫩草綠] 與和裁梅花記號針動畫幻影箱Zoetrope-經典藍 - 必買當紅
好禮必備 - [cecile] 睡衣- 2016年夏新商品暢銷明星商品 - 【菟絲花】大尺碼-時尚潮流頭像印花歐美修身顯瘦流蘇連衣裙-現貨+預購Angelica 天使草水盈爽膚水 - 線上優惠

(1)

“喂,是喬小衛嗎?”

“我是喬小衛,你誰呀!”

“我靠,看來發財挺嚴重的,連我,我呀,”就差點從另一個城市跑過來,讓喬小衛看看瞭“韓偉的聲音也聽不出來瞭。”

“韓偉,是你,你個混蛋,這些年我到處打聽你的聯系方式,你躲哪裡死去瞭。”

“其他的事以後細聊,我有大事要通知你。”聽韓偉的口氣,象比那些世界末日,外星人包圍瞭我們的地球,我們的地球快守不住瞭,還要嚴重一百倍。

“什麼鳥事,別耽誤我上廁所時間,快說吧。”

喬小衛和韓偉從小學到職高都是鐵哥們,所以,雖幾年不聯系,但電話裡還是很快的進入曾經的鐵哥們角色,說話自然沒有那些婆婆媽媽的客氣,繁文縟節的虛禮教養什麼的,粗魯的罵罵咧咧就代表他們的友誼深厚。

喬小衛在電話裡清晰的聽到韓偉在輕輕的試試嗓音,仿佛在唱歌前先試試話筒是否OK。

“你搞什麼飛機,我這可正在上班的,而且是計時的工資,這個閑著也不少拿工資,搞的我心裡感覺對不起我們老板,還說不說呀,磨磨唧唧的,我可快煩瞭。”

“一,二,三,我說瞭,謝瓊結婚瞭。”

喬小衛沉默一會,半天說道:“你不屁話嗎?她大學畢業也該有二三年瞭,能不結婚嗎?”

“兄弟,可……可,可不是,大氣。”韓偉象短路的話筒,結結巴巴的說道。

喬小衛的回憶穿越到那些年。

(2)

喬小衛讀書的成績一直不好,是非常的不好,但調皮搗蛋的成績卻非常優秀,可惜,這一科從來不考。

喬小衛真的應該感謝國傢政策好,不管考試成績多麼對不起列祖列宗,但是卻可以步步高升。

就這樣,喬小衛一直幸運的度過瞭小學,初中,那樣的成績,顯然重點高中的門可以看看,也可以進去玩玩,但要在那裡讀書,就是重點高中有幾個門,那對喬小衛也是沒門的。

有人說重點高中咱主人公讀不上,那就讀讀普高吧,普高也不錯呀,可以太陽照常升起的混日子,也可以太陽照常升起的頓悟後,努力,奮鬥。

喬小衛的成績真的太差瞭,普高是可以進去混混的,但是呢,必須是喬小衛的父母交一大筆錢,說白瞭,就是買個普高混著玩。這應該真心的感謝他那些年堅持不懈的努力混日子,就是不知道學習為世間何物的成就瞭。

雖說國傢的經濟發展速度,比曾經的劉翔跑的還快,那個什麼JDP也一直保持穩定的增長,可是呢,說來慚愧,喬小衛傢的經濟增長一直拖國傢的後退,能不負增長國傢就感謝他傢瞭。

為此,喬小衛力排眾議決定去職高學個技術,然後再去社會,為國傢的經濟建設獻上那麼點微弱的光和熱。

那些年,職高生好比後娘養的,自我感覺也比普高重點高中的學生矮麼一點點,弄的象地下學習者。(3)

職高學校象大賣場,象超市,象飯店但不是象星級的,也就象農傢的土菜館,總之呢,到瞭學校,報名的同時老師會客氣的象飯店的服務員,一邊微笑著問報名者想學什麼專業,一邊將可以學的技術說明書遞給報名者,如服務員遞給顧客菜單供選擇,服務態度還是不錯。

琳瑯滿目的技術科目,喬小衛隨便的選瞭一個科目《市場營銷學》。

對於職高的很多學生來說,也就隨便的混混,期限滿瞭,也就直接步入社會這所大學瞭。

職高是一邊學習文化課,一邊學習專業技能及文化理論。

所謂的文化課,也就隨便的學學語數外,當然瞭,老師教的一本正經很是認真的,沒有因為教的是一幫近乎“梁山好漢”的學生,而妄自菲薄灰心喪氣的不敬業的,每個老師的認真勁,仿佛在為清華北大培養後繼生源。

成績差的學生,大多適應能力強,搞人際關系略高一籌,就所謂的情商高吧,總之呢,將他們放在陌生的地方,容易活的好,難死掉的那種。喬小衛就這樣的一類人。

其實,職高有個什麼綜合班,可以考大學的,聽說是技術大學,這是喬小衛進入學習才知道的,而且職高不僅僅是成績差的學生落草的地方,不少優秀的學生也自願讀職高。

他們學習很努力,成績也一點不比那些重點高中的學生成績差,他們就想一邊讀個大學,一邊學一門專業的技術,這樣的話,大學畢業瞭,工作的事就容易找很多瞭,有的也是因為傢庭經濟原因,學校不僅免費,而且福利還不錯,比如吃飯不要錢,住宿不要錢,還有的學生,學校倒給學生錢,這個待遇,對於那些傢庭經濟困難的,確實是不錯的一個選擇。

那些年,因為職高的生意比較慘淡,香火也不怎麼旺,生源比較少。學校經常是職高一年級的學生和職高二年級的學生一起學習專業,也可以算學習上的混搭瞭。

喬小衛選的技術專業是《市場營銷學》,那生源更是少的可憐,因為這個技術,一是它不怎麼有名氣,學生感覺陌生”二是,象計算機,機械,電子特別是計算機,那香火旺的爆表,如此的競爭壓力,選《市場營銷學》的學生就少的可憐。

喬小衛也不知道是處於慈善動機,還是真的就不在乎選擇任何專業技術,一直就一心一意的不改專業瞭,鐵瞭心瞭。

專業課上,不知曾幾何時,那個叫謝瓊的女生,悄悄的,輕輕的,無聲無息的,走入瞭他的心靈。

在那些年裡,沒有手機,沒有網絡,對於一個以混日子為主,學習為輔的學生來說,可能,談談戀愛,上課時,實在睡不著瞭,也許,拿出一張帶著浪漫顏色圖案的紙,認真的寫寫情書,還不會打擾左鄰右舍的辛勤學子聽課,也是一種消遣上課時間的不錯方式吧。

(4)

謝瓊其實長的也不是那樣超群的好看,不然的話,也不會直到喬小衛高二瞭,謝瓊高三瞭,突然的有一天,他方才感覺到他走進瞭他的心靈,他開始註意她,開始接近她,開始默默喜歡著她。

她在他的回眸記憶中,總是綁著有點長的馬尾辮子,一次都沒有見到她改變其他的發型,也可能她改變瞭發型,但他沒有註意,或沒有看到,他記得她總是穿著黑色的衣服,鞋子帶著點黑白混搭的,生氣的時候嘟囔著自然微紅的嘴唇,低垂著頭,這時,會有幾絲長發輕輕的垂掛在她的眼睛前,她會習慣性動作將幾絲長發塞耳朵後面,一邊生氣,一邊繼續學習,白皙的右手將圓珠筆緊緊的握住,看著她好像很吃力,筆在她的本子上認真的寫字,由於生氣,她寫字很用力,紙張象被力氣壓的快喘不過氣來,可惜,紙張和圓珠筆不會說話,不然的話,它們一定喊疼或者喊能不能少用點力氣。

這節課別看她氣的那樣嚴重,可是,下節課時,若有同學問她:“還生氣呢?”

“呵呵,早不生氣瞭。”笑的臉頰微微的紅潤。

上專業課的時候,喬小衛就可以和她同班,他高二瞭,她高三瞭,他依然太陽照常升起的混著小日子,不緊不慢的,就是天踏瞭,他也可以彎著腰請高個子讓個道。她依然太陽照常升起的努力學習,因為高三,因為要考綜合技術大學,所以,她更努力瞭,更認真瞭。

何時喜歡謝瓊的,喬小衛真的不能確定,可能是上專業課,他總是死乞白賴的逗樂她,他總是冒充演說傢,演講傢,總是逗的謝瓊很開心的笑著。

在沒有喜歡上謝瓊之前,喬小衛經常逃課,說來奇怪,他逃課還很特別,不是象其他的男生逃課瞭去網吧玩遊戲,去溜冰,去打臺球,去吃吃喝喝的。

他逃課喜歡去書店,一呆就是一天,到瞭吃飯時間,他會到外面隨便對付一下,然後繼續跑去書店看書,他喜歡看外國小說,特別是那些世界名著,說來奇怪,討厭學習的學生,卻喜歡耗費時間看文學作品,他從初中到職高,一直都有租書的習慣,放點押金,租一本書,一天兩毛錢,喬小衛除瞭逃課,混日子,剩下的就是看看小說瞭,戀愛也偶爾談談,都是曇花一現的速死結局。可能是這個原因,他的語文每次隨便考考都不差。

到瞭謝瓊的高三第二學期,他的專業課就一節不落瞭,至於其他的課,沒有謝瓊在,他是濤聲依舊的該混混該曠課逃課繼續保持。為此,專業老師還很好奇。

“同學們,喬小衛都知道迷途知返好好學習瞭,你們還有什麼理由可以不好好學習。”專業老師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喬小衛則謙虛的抱著雙手作揖,弄的哄堂大笑。

職高二年級和三年級的教室都是同一個樓層,二樓。喬小衛的教室在西面的樓梯口,謝瓊的教室在二樓最東面,每次,謝瓊上學放學回傢走靠近西面的走道,也就是她每天會走他的教室走廊經過,因為從這裡走,謝瓊回傢很近。

每次,謝瓊上學放學都會經過喬小衛的教室,可是,這一點,直到他喜歡她時,才發現的,過去的一年多,他既然沒有發現她上學放學會從自己的教室前經過,他覺得很吃驚。

喜歡她的心在不斷的增長,每天她從他的教室經過的時候,透過打開的窗戶,他總會情不自禁的側臉看著她經過窗戶,經過前面的一個教室的門,她依然綁著馬尾,依然穿著黑色的上衣,依然那樣的好,

多數情況下,她也會邊走邊側臉看著他,相互看著,這樣的時刻,她會自然的笑笑,還對著身邊的同學說著什麼,可能是說著喬小衛的名字,也可能是別的,但是一定是關於喬小衛的什麼事,他清楚這一點。

喬小衛一直是一個廢話很多的男生,俗稱話嘮吧。

就這樣的一個男生,喜歡謝瓊一年多,在謝瓊面前說的話,沒有一火車多,也該有一汽車多吧,可是,他始終沒有告訴謝瓊他喜歡她而且很久瞭,一直沒有說,一直沒有。

他喜歡她隻是和韓偉一個人透露心跡,他叫他發誓絕對不泄密否則一拍兩散,再也成不瞭朋友。

曾經他不是這樣的性格,按照以往的風格,他若喜歡哪個女生瞭,會敢愛敢恨的追求人傢,情書如秋風掃落葉搬飛向喜歡的女孩子,有百折不撓的追愛精神。

這一次,他反常的沉默。

“喜歡怎麼不追呢?”韓偉滿臉的疑惑。

“你不懂,喜歡就要追嗎?”

謝瓊最後一學期的最後時光,她慢慢的逼近高考,《市場營銷學》這門專業,說是一門技術,其實都是文化課,理論知識,是需要學生死記硬背的,科目還不少如《市場學》《經濟法》《國際貿易》《電子商務》《會計》,當然瞭,最最主要的重頭科目占分最多的是《市場學》《會計》兩本書或兩門課。

最後的時光,也算喬小衛最美好的時光,她背誦,他聽著,他成瞭她的最後學習監護人,她的聲音質地很美,聽她誦讀如同聽最美的人傢音樂。

每次,她背誦到不會的詞句,會輕輕的用左手撩撩耳邊的發絲,象在思考象在回憶那個不會的詞句,她的睫毛微微的上翹,眼皮微微收縮,眼睛則變的略微的比平時稍大一點,眼睛裡的眸子清澈如美麗的湖水,偶爾一眨的,仿佛是湖水蕩起的輕微波浪,很美很美。

“額,讓我看看唄。”實在想不起來,謝瓊會哀求的說道。

“真夠笨的,這也不會,自己想,想看沒門。”喬小衛會偽裝嚴肅的說道,其實他自己根本也不會,但是訓起謝瓊卻一點也沒有因為自己不會而羞愧,她也不會說打擊他的話,她知道他是假裝嚴肅是為她好。

謝瓊也會勸他好好的學習,他總是笑笑,不作回答,心意領瞭但不想學。

(5)

職高一年級開始一直和職高二年級的學姐學哥一起學習專業,他們快走完瞭職高三年,因為共同學習二年專業的情感,他們共同合影,突然間,覺得很舍不得他們提早一年畢業。

合影的那天,高三的站在後面,高二的站在前面,他站的離她最近的位置,她沖他微笑,他沉默的想哭。

高三畢業瞭,高三的門也鎖瞭。

她離校後,他心裡空空的,學校仿佛也跟著失去瞭往昔的美好,喧鬧,朝氣,希望,歡樂,他一下子變的很孤單,變的很孤獨,變的很寂寞,變的心裡空落落的,變得百無聊賴,好像失去瞭依靠,失去瞭無以言表的精神依賴。

他偶爾會坐在那裡發呆,看著眼前的時鐘,快六點半瞭,他木訥的側臉看看對面的窗戶,不用看瞭,她不會經過瞭,不會再從他的視線路過,永遠不會瞭,她畢業瞭,畢業瞭。

晚上八點後,他同樣的會看著對面的窗戶,她該放學回傢瞭,最多三分鐘以內,她一定會經過,這是她的一直習慣,除瞭星期三她值日打掃教室衛生,會拖的晚二十多分鐘,他會去看她,順便幫著打掃衛生。

她畢業後的第一個晚自習,他站在走廊外面,側臉四十五度的看著她的教室,那教室沒有開燈,教室的模糊黑影倒印在走廊上,而他的腦子裡卻浮現她的身影,她的一顰一笑,她也依靠在走廊上,和同學嬉笑說著話,她還看著他,他會心的笑瞭。

刺耳的鈴聲將他拉回瞭現實,頓生那種失落的感覺,如洪水猛獸頃刻沾滿他的胸腔沾滿他的心靈,失落的他很無力很迷茫甚至無助的想逃離想躲避什麼,總之想離開學校,一秒鐘也不想呆瞭,簡直難以忍受這失落的絕望。

這種感覺,是他生平第一次才有,還是那樣的不可阻擋,就是多年後,他想起來,也印象深刻的。

多年後,曾經情書紛飛過的女孩子,他都不記得名字瞭,而他對她,那時,沒有情書,沒有告白,卻是最美的回憶。

她畢業後,來過學校一次,但是沒有走他的那個窗戶,而是另一個出入口。

他跟著沖出瞭校門,她繼續牽著腳踏車向前走,隻是散步式的,遠遠的看著,感覺她應該很輕松的樣子,她上衣水紅的長袖,袖子卷起到胳膊的位置,頭發是散開的披肩,象幹做瞭新發飾,又象卷發式樣,長發緊挨著她的背面肩膀上,黑色的褲子,看著很好很舒服,很是亭亭玉立的女孩子的美好。

那天,他距離她一二百米的距離,他可以一口氣追上她,然後象平常一樣,沒心沒肺的說著些什麼,逗的她開心的笑,這一次,他沒有這樣,他站在原地,沒有再向前一步,隻是看著她兩手穩穩的牽著腳踏車,腳踏車小巧玲瓏的,她平時都是步行上學放學,她傢離學校不遠。

他看著她一步步的遠去,他想,她沒有急著上車騎著腳踏車快速的回傢,而是散步式的牽著腳踏車,應該是在想事情,可能是在回憶她匆匆而過的職高三年學習生活吧,她的回憶中有他嗎?可能沒有,也可能有,如果她那一刻回憶中有他,那她怎麼看他呢,怎麼想他呢,她能想到他一直喜歡她,還是早就知道他喜歡她,而她隻是也一直沉默,還是她從來不知道他喜歡她,他心裡想著這些。

他看著她轉彎,他也轉彎回校,她轉彎向北,他轉彎也向北,他繼續走著,她也繼續走著,隻是中間隔著太多的房子,車子,很多的障礙物,誰也再也看不到誰瞭。

多年後,知道她結婚瞭,他還會有點失落,隻是那失落的時間隻是一個下午,明天就好瞭,明天就是相忘於江湖的祝福。

不久前,從朋友那裡,他知道她小孩已三歲瞭,是個可愛的男孩子,聽說名字起的很可愛,應該是她起的名字吧。

他知道她過的很好,很幸福,他心裡默默的祝福她,但沒有向那個朋友要她的聯系方式。

記憶象昨天的事,期限卻是多年後的2016年。

(完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nl1n9d5p3的部落格

nl1n9d5p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