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瞭年開瞭春後的一兩個月是一段好時節,至少在我童年時的心目中是這樣的,至少到如今我依然感覺得到那時迫切盼望的心情。因為每年這時,林伯總會隻為我一個人紮一隻最漂亮的風箏,然後我可以驕傲得意地在朋友們羨慕的眼光中放飛,這份燦爛的榮耀是什麼都換不來比不上的。

林伯是我們這個村子的外來人,所以鄰裡都很排斥他。他的傢就安置在村尾一間孤零零的小屋裡。小屋塬本是村裡用來堆放一些雜物的,破舊的一副被風一吹就會塌下來的樣子。

大人們在我們很小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告誡我們,說這個人是特務反革命分子,是個大壞蛋,叫我們不要和他接觸。我們這群孩子因此一看見他就遠遠地跑開,怕被他抓走,膽子大的就撿些泥巴團子遠遠地朝他或他的小屋子裡扔。等看見他佝僂著身影向我們望時,我心裡總覺他不象壞蛋,因為壞蛋都是很有力氣,應該罵我們的,而林伯卻隻是無奈地看著我們。

那一天,我依然記得,林伯屋邊田裡的油菜花開的很旺瞭,我和哥哥他們在田裡摘瞭很多,不是為瞭好玩,而是因為可以吃那花心裡的一點點很甜的蜜。

「你們這些孩子怎麼亂糟蹋莊稼啊!你們要吃蜜,到我這兒來吧,我養的蜜蜂正好產瞭很多蜜呢。」不知什麼時候,林伯手裡拿著一瓶金黃的蜂蜜在門邊向我們招手。我們遲疑瞭一下,他微笑著朝我們走來。

「誰要吃你的東西啊,你是個壞蛋。」一個男孩子很不屑地把他手裡的瓶子打翻在地,蜂蜜緩緩地流瞭出來。

「我們走。」哥哥拉住我的手說。

我隻顧看著林伯失望悲哀的臉,他的嘴蠕動著想說什麼卻沒說。被哥哥一拉,我冷不防仰天摔瞭一跤。後面沒看清的孩子以為我是被林伯打瞭,就驚叫起來,然後都飛快地逃散開來。隻有哥哥傻乎乎地還拉著我的手。

「小丫頭,摔疼瞭沒有?來,林伯抱你起來,好孩子,不怕疼,不哭的啊。」林伯的手很粗糙,可我感覺到他握住我手並拍掉我身上的泥土時很輕很柔。然後他拿起地上還流剩大半的蜂蜜瓶,用袖子仔細地把瓶口擦瞭又擦,塞給瞭我。「小丫頭,這蜜很香很甜的,給你,喜歡吃就再來啊。」在我和哥哥吃得直咂吧嘴的時候,我看見他笑瞭。

笑的時候,林伯看上去很老,臉上的滄桑皺紋很深很深。我忽然覺得他肯定不是壞蛋。

一個星期不到,我和哥哥已經是他小屋裡的常客瞭。小屋很小,可還是空蕩蕩的,隻有一張床,兩條破板凳,最多的也是叁四個疊起來的陳舊的箱子。屋後是林伯用籬笆把一小塊地圈瞭起來,種瞭許多花和養瞭一箱蜜蜂。

沒幾天,哥哥他們迷上瞭做風箏,放風箏。而我不會,他們又不願給我做,也不肯借我放。好幾次,我都是被他們甩掉後哭著回傢的。一次被林伯看見瞭我在抽泣,問清塬因後,他摸摸我的頭說:「小丫頭,不要哭啊,林伯給你做一個比他們好看很多大很多的風箏。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真的,明天你就來我這兒拿好瞭。」

「林伯,你隻給我一個人做好嗎?」

「好,好,林伯答應你。」當那隻五彩斑斕的蝴蝶風箏從我手中扶搖直上的時候,當其他孩子哀求著讓我給他們放一下的時候,當蝴蝶如花般居高臨下俯視著其他醜陋的風箏的時候。我真的很快樂,很

驕傲,因為我所擁有的是最好最美麗的風箏,因為我不再是一個被人嫌棄甩掉的小丫頭瞭。

林伯真的沒有為其他孩子做風箏,他隻為我做,我清楚地記得那些風箏的模樣:蝴蝶、荷花、蜈蚣、蜻蜓、仙女。直到他被送到敬老院去的那一年,我讀初二。

林伯是一個能人,小時候我那麼認為,現在我也那麼認為。他會用竹子編織許多傢用的東西如籃子、籮筐。時常他用一些剩餘的竹料編小鹿、蚱蜢等小玩意給我玩。林伯還吹得一手好口琴,可是他難得吹的,我也一共隻聽到過叁次。

第一次,是我把爸爸給我吃的幾粒糖省下來,跑到他那兒給他,他顫抖著手摸摸我的頭,然後到床邊的枕頭底下摸出一個亮亮的口琴並拎起一條破板凳,放在門口,示意我和他一起坐下。夕陽下,他吹起瞭悠揚的口琴,我不懂可我被那聲音迷住瞭。夕陽下,我頭一次發現他的臉有瞭生氣,皺紋也舒展開瞭。

第二次,是我成為少先隊員的那一天,我記得,因為那天正好是兒童節。我興奮地衝到林伯那兒,給他看鮮艷的紅領巾。他用手摸瞭一遍又一遍我的紅領巾,問我:「小丫頭,你今天最想要什麼?」

「我想聽你再吹一次口琴給我聽。」第二次,他吹的竟然是國歌,我很驚異。

第叁次,是他被送去敬老院的那一天,因為他被平反瞭,自然是不能再一個人孤零零地住在小屋裡瞭。一大清早,我拿著我送他的禮物:一副我用零花錢買的棉手套,就跑到他的小屋。他正在收拾東西,看見我後說:「小丫頭,那幾箱子書林伯是拿不動瞭,給你要嗎?」

「真的嗎?林伯,你不是最愛那幾箱子書瞭嗎,這樣好瞭,林伯,我替你保管,等你以後回來的時候再拿走,好嗎?

林伯,這副手套給你,你以後戴著就不會忘記我瞭。」林伯看著我和我放到他手裡的手套,顫抖著把手伸進去。

「林伯,你再吹一遍口琴給我聽好嗎?」

「好,好。」這次我聽懂瞭,是一首離別曲:長亭外,古道邊。

林伯的幾箱子書是我從識字開始就喜歡上的。除一箱子專業書(都是外文書籍),其他的我幾乎看瞭個遍,什麼神話故,寓言、還有《西遊記》、《紅樓夢》啊等。林伯興致好的時候還會給我解說。他還常教我一些英語,比如月亮是moon、星星是

star

等,我隻是覺著有趣,就常跟他學。直到五年級時,別人還不懂英語,我卻能熟練閱讀到讓老師吃驚的時候,我開始崇拜起林伯的學識來。等有點大瞭,我知道也明白瞭林伯的經歷:他年輕的時候很窮,但想讀大學,那時隻要加入國民黨就可以免除所有的學習費。他讀瞭大學,等畢業的時候已經解放瞭,他工作很努力,後來入瞭共產黨。但文革時候,被人檢舉出來批鬥,最後送到我們這鄉下改造,因為這兒有一傢人傢是他很遠很

遠的親戚。他在這兒一待就是二十多年。

林伯被送去敬老院後,我隻見過他兩次,都是我跑去看他的,他雖然每次都微笑著給我吃這吃那的,可我感覺到他很悶很孤獨。好幾次聽媽媽說林伯回來過瞭,都是私自從敬老院裡逃出來的,可在小屋裡沒呆多久就被敬老院的人帶回去瞭。我一次也沒看到。於是,我常常去他的小屋裡放一些東西:吃的、我買的書。可每次我總失望地看見它們沒有消失。

直到那一天,那一天正屬於過瞭年開瞭春後的這段日子。我因為高中時寄宿的,星期六才回傢。媽媽說,林伯死瞭--是從敬老院逃出來後,在過鐵路時被軋死的。我問媽媽時什麼時候的事瞭,她說是星期二,還說奇怪的很,林伯死時手裡竟還緊緊抓著半個吃剩的蘆柑。我一怔,忙衝出門,朝林伯的小屋奔去。推開門,屋裡的東西讓我淚流滿面:那兒有一隻很大很大的風箏,是一個笑紅著臉的小女孩的模樣。垂下的帶子上幾個挺拔的字:小丫頭,這是你今年的風箏。風箏旁邊是那隻亮晶晶的口琴放在我的書上面。

我顫抖著手,拿起口琴,像林伯一樣用袖子擦瞭擦,放在嘴邊,嗚嗚咽咽的不成腔調,如同我心裡莫大的悲傷。我顫抖著手,扶起風箏,到田野裡放飛,風很大,吹得我的眼淚止也止不,我鬆開瞭手中的線,小女孩的笑臉離我越來越遠,越來越遠,超過瞭雲,溶進瞭那片藍色,藍色的後面一定是天堂。



讓我國傳統文化生生不息!105年度新科人間國寶名單出爐
夢依然,愛浪漫,你是我水仙荷花的夢
2高2少!外帶咖啡族群該學的淺口袋咖啡生活學


【孩子國】 維尼嬰兒睡袋ViVibaby 迪士尼8805汽座美國Sassy 小怪獸安撫玩偶-不皮又皮
【DF 童趣館】可攜式嬰兒床中床-共2色【買一送一感恩回饋】 日本森德西卡寶寶涼蓆床墊 FA0024優生可愛動物保齡球組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nl1n9d5p3的部落格

nl1n9d5p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